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师生乱情  »  跟催眠老师相互催眠
跟催眠老师相互催眠
「我会拿着一个东西在你面前要你看着。」玉珍老师的声音很冷静,一点都不像平常有点神经质的感觉,她继续说着:
  「当你专心的看着它的时候,我会对你说话,如果顺利的话,我就会引导你进入催眠状态,你会记得所有的事情,当我叫醒你之后,你会记得所有的过程。」玉珍老师将椅子移到雅萍的面前,她现在仍然觉得自己怎么会那么快就被说服了,老师关上了窗帘,然后关上了所有的灯,只留着一盏台灯,她甚至还锁上了门,房间里很温暖,但雅萍却有点发着抖,她不知道接着会发生什么事,她问玉珍她对催眠的经历。
  「我第一次读到催眠,是大学时在一本小说看到的,」她回答着,「我对书中的描写相当的好奇,然后我开始研究催眠,我看了很多书,然后找了一个人让我试验。」她说着,眼睛看向了远方。
  「那个人是谁?」雅萍问着。
  「喔……没什么,只是个朋友。」玉珍似乎有点脸红,雅萍也没有再追问下去。
  「总之,当我看了很多书,找了很多人催眠之后,我已经可以很熟练的引导一个人进入催眠状态,就是现在我要教你的方法。」她说完,然后转身走进了浴室,雅萍听到她脱衣服的声音,『她到底要干嘛?』雅萍在心中想着,然后玉珍终於走了出来,回到了雅萍对面坐着。
  她的那件羊毛衫和金框眼镜都不在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件低胸的无袖宽松睡衣,一件皮制的迷你裙,而且她还化了妆,这个转变太异常了,雅萍面前是一个豪放而诱人的女人,和平常那个畏缩的、只会穿着老气毛衣的老师完全不同,鲜红的口红和她脸上的粉底让她看起来像是瓷器般的无瑕,雅萍讶异的看着她,正想问她为什么要扮成这个样子,但是她就说话了,她的声音很平顺、缓慢、低沉而且有一种……和以前不同的邪恶。
  「当一个人要催眠某人,她必须要完全吸引到她的注意,你必须要一出场就完全吸引住她的目光,让你自己就像她潜意识想像中的催眠师一样。」雅萍从来没想过催眠师该是什么样子,这种说法让她觉得很可笑,但是如果非要她现在想像出催眠师的模样,也许不会和玉珍老师现在的模样相去太远。
  「你要让她注意到你,而且只有你,所以你必须关掉灯光,避免镜子或是音乐,任何会吸引注意的东西,最好让房间温暖一点,这可以让身体更加的平静而放松。」雅萍记得当她一进来,就觉得这个房间特别温暖,她也注意到房间里没有任何镜子或是音响,这对於一个女人来说是很奇怪的,又一次,雅萍感到玉珍老师也许是早就有企图的,然后她又继续说着:
  「可以的话,被催眠的人也要穿的尽量轻松一点,让自己可以好好放松,最好不要在激烈运动刚结束后,被催眠的人最好认识你,而且信任你,最好的状况是,她平常就必须听从你,就像是员工和老闆一样,你要让被催眠的人好好坐着看着你要她注意的东西,要让催眠成功,你要去引导她,而不是强迫她做什么,你要引领她的潜意识醒来,让她的心灵沉静下去,你无法强迫任何人进入催眠状态,你只能让她相信她屈服在你的意志下,这是很容易的,只要当她的心智有一点糢糊的时候。」雅萍想着她的运动服应该算是很轻松的了,但是她却宁愿自己穿的更拘束一点,事情正在发生着,玉珍老师穿成这个模样对她谈论着催眠,这让她感到害怕,虽然她尽量不表现出来,她想着玉珍老师说的话:员工和老闆?那不是就像学生和老师一样?雅萍觉得自己愈来愈不想当被催眠的对象,但是当她想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,玉珍老师又继续说着:
  「当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的时候,你就可以开始了。」玉珍老师挪了挪身体,更靠近了雅萍一点,书桌上唯一的灯光和她们有一个角度,并没有照到雅萍的眼睛,但是当玉珍老师解开了她的项炼,她发现各式各样的光芒直射入她的双眼,玉珍将项炼放在雅萍的面前,比眼睛高一点的地方,然后继续对她的诱导。
  「看着这个宝石,雅萍,专心的凝视着它。」雅萍看到玉珍的项炼是一条金色的链子带着红宝石,宝石只有两、三公分大,却将折射出的光芒垄罩了雅萍的所有视线,因为宝石的角度有点高,雅萍觉得往上凝视着宝石很辛苦。
  「就是这样,雅萍,凝视着这个宝石,只要专心的看着它,凝听着我的声音,感到自己完全的放松,我的声音让你感到很平静。」雅萍一点也不觉得平静,但是她让自己看起来很放松,然后玉珍又继续说着:
  「当你感到自己凝视着宝石,你会更专心的看着它,觉得自己陷了进去,感觉它成长着,佔据了你所有的视线……试着睁着双眼,不要眨眼……试着忘掉眼皮想要闭起来的重量……只要看着宝石并且听着我的声音……听着我的声音,让你觉得很平静、很放松……你喜欢我的声音……听着我的声音让你感觉很好,而凝视着宝石让你觉得愈来愈困难……感到你的眼皮愈来愈重……这个宝石佔据了你所有的视线……慢慢的闭起眼睛……」雅萍眨了眨眼,然后闭上了双眼。
  「很好,雅萍,你做的非常好,你开始屈服了我的声音,你只能听到我的声音,听着我的声音让你觉得非常的棒,服从我的声音要你做的事情让你觉得很舒服,服从我的声音让你觉得温暖而满足,只要听着我的声音……听着我的声音……」玉珍停了下来,然后收起了项炼,她舔了下嘴唇,然后用手抚摸着自己的乳头,这让她觉得很兴奋,但她必须更专心一点,她要将雅萍带入更深的催眠。
  「很好,雅萍,你觉得自己好像飘浮在云里,不断的陷入温暖的空气中,听着我的声音,带你进入更深更深的放松,你会感到愈来愈温暖,你觉得所有的烦恼都远去了,所有的悲伤都消失了,听着我的声音,仔细的听着我的每一句话,放松你自己的心灵,你会服从我的声音的每一个指示,你了解吗?」「了解。」雅萍用着单调的声音说着,玉珍从不会对这种感觉感到厌烦,当她得到她们、佔有她们、控制她们,她按摩着自己的乳头,发出了轻轻的呻吟,很快就会有人帮她,但是她要让雅萍进入更深的催眠,让雅萍完全受她的控制。
  「你进入了很深的催眠状态,雅萍,你只能做我告诉你的事情,你只能服从我的指示,你感到自己搭乘着电梯,电梯正在下降,当电梯下降,你也会感到自己进入了更深的催眠,更深的被我控制着,更深更深的被催眠着,你可以看到电梯显示的数字……三十……二十九……二十八……」「二十七……二十六……」雅萍继续数着。
  「当你数着数字,你会放心的将自己交给我,你发现你愈来愈无法思考,只能服从我的声音。」「二十一……二十……」
  「你会毫无疑问的做我要你做的事情,毫不犹豫的服从我的命令,只有我可以这样命令你,你只会服从我的指示,当其他人想要催眠你的时候,你会拒绝并且离开。」「十五……十四……」
  「你会发现自己愈来愈难数下去,你发现所有的知觉都慢慢消失了,发现自己在一个温暖而黑暗的地方,在那里你唯一能感觉到的只有我的声音。」「十……九……八……七……六……五……四……三……二……一……」雅萍的声音愈来愈低,玉珍看着她新的猎物,感到一如往常的兴奋,她有点讶异雅萍竟然能一直数到一,平常都会更早就没有声音的,但她相信雅萍也已经准备好了。
  「你是我的,雅萍,当你进入这种状态的时候,你会明白我是你的主人,当你听到我,而且只有我说『想看我的项炼吗?』,你才会进入催眠状态,如果我拿着项炼放在你面前,你会凝视着项炼,并且慢慢的进入催眠状态,你不会有任何被催眠的记忆,当我问你问题的时候,你会完全诚实的回答我,你了解我的指示吗?」「是的,主人。」玉珍感到自己几乎要高潮了,自从她两年到这个学校后她已经催眠了十几个女孩了,但是她最想催眠的就是雅萍,这个女孩是这样不可置信的美丽,特别是穿着运动服和短裤,坐在那里被催眠的模样,她一直没有机会催眠她,真没想到她会来到她的房间并主动提起催眠的事情,现在到晚餐前玉珍都可以好好的享有她。
  「雅萍,你曾经和女人做爱吗?」
  「没有,主人。」这是意料中的答案,女子学校中很容易出现同性恋,但是雅萍绝不像其中的一个。
  「雅萍,你曾经和男人做爱吗?」
  「没有,主人。」这个答案就令她有点讶异,像雅萍这样美丽的女孩,竟然还没有任何男人上过她。
  「雅萍,你永远不会想要和男人做爱,或着用性的角度去看男人,只有女人可以引起你的性欲,你只想和她们做爱,但是你会阻止自己,你知道自己是同性恋,但你不想表现出来,也不想告诉任何人,即使你知道另一个是同性恋的女孩也喜欢你,你只能和我做爱,你将会一直想着和我做爱,但是你只能在合适的时候来找我,就是说你不可以三更半夜跑来找我,还有,如果你到我的房间后,看到我和另一个女孩一起,你会立刻进入催眠状态等待我的指示,你都了解吗?」「是的,主人。」
  「你会完全服从吗?」
  「是的,主人。」
  「张开你的眼睛,但是继续留在催眠状态,当你听到我说『是时候该回去了』,你会穿上衣服然后离开这里,去做你本来要做的事,当你离开这里你才会离开催眠状态,每走一步你都会清醒一点,当你走了三十步后就会完全的清醒过来。」雅萍坐在那里,张着双眼但完全没有表情,这个模样让玉珍感到相当的兴奋。
  「雅萍,」她有点喘着气,「当我说『开始』之后,你会站起来跟我走到床边,然后你会开始跳舞并慢慢的脱去衣服,当你跳舞的时候,我会抚摸你并亲吻你,你会回应我的每个动作,我的触碰会让你感到不可思议的快感,当我说『结束』的时候,你才可以停止这一切,你了解吗?」「是的,主人。」「开始。」
  雅萍和玉珍一起站了起来,然后走到了床边,玉珍坐到了床上看着雅萍,她在那里站了一下,似乎困扰着该怎么跳舞,然后她开始抚摸着自己的双腿,在那件极短的运动裤下,雅萍的大腿原本就已经暴露在外。
  雅萍回想着她曾经看过里面有脱衣舞的电影,当然她从来没有做过,但她想她应该知道该怎么做,她扭动着屁股,然后弯下了腰,让自己的屁股对着玉珍,玉珍几乎快压抑不住了,她脱掉了上衣和裙子,隔着胸罩抚摸着自己的乳房,雅萍慢慢的拉下了裤子,露出了棉质的内裤,那是一件白色的内裤,上面有红色和粉红色的心型图案,是她的堂哥圣诞节给她的礼物。
  「快一点!」玉珍呻吟着。
  雅萍转过身来,往玉珍走去,然后将她推倒在床上,这和她刚才给她的命令好像不太一样,可是玉珍已经顾不得了,雅萍压在她的身上,然后将上衣脱了下来,她的胸罩和内裤是一套的,但对她而言似乎有点小。
  玉珍再也等不及了,她坐起身来将头埋进雅萍的乳沟,将手伸到雅萍的身后急忙的想解开她胸罩的釦子,当她解开了她的胸罩后,她发现雅萍也解开了她的胸罩,玉珍看到雅萍粉红色鲜嫩的乳尖,情不自禁的吸吮起来,她的舌头很明显的感受到雅萍的乳尖兴奋的竖立着,然后她也坐起身来,让雅萍吸吮她的乳头。
  那种感觉真是太美妙了,雅萍吸吮舔弄着她的乳头,然后她将手伸进雅萍的内裤里,很快的,雅萍也将手伸进了她黑色的丁字裤中。
  当玉珍用手伸进她的阴穴,逗弄着她的阴核,雅萍也同样这么做着,玉珍的动作愈来愈快,没有多久,她感到一股电流窜过了身体,她拱起了背,将雅萍的头重重的压向自己,雅萍让她得到了高潮,她尖叫了出来,享受着一波波袭来的高潮,她停下了手部的动作,却发现雅萍继续抽插着她的阴道。
  「结束。」玉珍喊着,然后雅萍才好像有些不情愿的慢慢停了下来。
  玉珍命令雅萍不需要有任何动作,然后她让雅萍闭上眼睛躺到了床上,她的身体还因为兴奋而微微颤抖着,玉珍微笑着,脱下雅萍已经湿透的内裤,然后推开了她的双腿,将脸埋进她肿胀的阴唇。
  雅萍拱起了背,抽搐着身体,玉珍熟练的口技和手指的挑逗很快的就让她不行了,她的生命中第一次尝到这种感觉,她感到体内的欲火似乎已经吞噬了她,她的每一处神经末梢都夹杂着痛苦和愉悦,她感到她高潮了,玉珍满足的看着高潮中的雅萍,从没有人给过她这种感觉,没有人敎过她这种感觉,也再不会有其他人给她这种感觉。
  玉珍抱着雅萍,温柔的吻着她,雅萍也吻着玉珍,用双手拥着她,玉珍命令她的学生抱着她并抚摸她的头发,她喜欢在性交结束后享受这种感觉,雅萍照做着,这种感觉让玉珍感到非常的舒服而放松,没多久后她就沉沉的睡了过去,雅萍发觉她已经睡着了,停下了手,在心里想着:
  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她竟然会认为她催眠了我变成她的奴隶?现在该怎么办?」雅萍不知道玉珍老师的催眠到底是怎么回事,她只知道老师现在相信自己已经完全被她控制着,其实是因为雅萍从来没看过任何催眠表演,她的潜意识完全不了解催眠这回事。
  玉珍老师都会先给班上的女孩看催眠秀的带子,然后当她要催眠她们的时候,女孩们对催眠先入为主的观念会让她们更容易被掌控,雅萍既没看到催眠诱导的过程,连后面的表演也没认真在看,所以完全没有被催眠。
  虽然她还是服从了玉珍老师的命令,一开始她是觉得好玩,但是当听到玉珍老师跟她说她『不会』记得任何被催眠的经过,她开始觉得她必须配合她才可以保护自己,她明白老师根本就没有想要敎她催眠,只是想催眠她,所以她尽可能的装做自己已经被催眠了,诚实的回答她的话,但这也让她第一次尝到了人生中美妙的体验。
  玉珍老师用舌头伸进她……最私密的部位,那种天堂般的感受完全超出了雅萍的想像,她好希望能再来一次,不对,她现在应该要先想想怎么从玉珍老师这里逃出去才行,她不能让老师发现她刚才只是装的。
  她看了看房间,看到桌上放着刚才玉珍老师催眠她用的红宝石,她还记得老师刚才催眠她的每个过程,突然她有了一个想法,玉珍老师对催眠很熟悉,而她现在正在床上睡着,或许……她可以催眠她的老师。
  这是风险很大的选择,但是雅萍总不能一直假装自己是她的奴隶,她想不到更好的方法了,老师现在睡的这么舒服,醒来后一定还是很放松的,她一定不会对她有所提防的。
  但是雅萍想了想,又觉得自己好像不该这么做,而且这个计画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,其实她要做的,应该是赶快离开这个房间,然后去找校长报告这个老师做了什么,告诉校长她被玉珍老师强暴了,可是她不这么做,也许是因为刚才的酒精作祟吧,她不要结束这一切,她还想跟玉珍老师做爱。
  她想要知道刚才老师是怎么给她那么舒服的感觉的,她也很想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可以催眠别人,如果可以的话她……可以怎么样?小莉……女排的队友……美琪……雅萍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想到美琪,如果她真的有机会催眠美琪的话,她一定会……会……让她改掉那种糟透了的个性,『是啊,』雅萍在心中想着,『这就是我想催眠美琪的原因。』雅萍调整了桌上台灯的角度,让她可以照到玉珍的脸上,然后她拿了项炼回到了床上,玉珍老师仍然安详的睡着,她的头发散落在枕头上,因为化妆的关系,脸蛋看起来就像个玩偶一样,她盖着一件薄毯,薄毯下的她当然还是全裸的,就像雅萍一样,雅萍试着不去想这些事,她要专心一点。
  她做了一次深呼吸,跨坐到了玉珍的身上,她两只脚跪在她的胸部两侧,压住她身上的薄毯,这样她就不能动了,虽然她的双手还是自由的,雅萍也想过把她的双手也制住,但是如果玉珍老师醒来发现自己完全无法动弹,可能会惊慌起来,让催眠更不可能成功吧。
  雅萍再一次确认周遭的环境,都像她被催眠时一样的完美,现在要做的就是叫醒玉珍老师,希望自己可以催眠她,雅萍先用右手拿着项炼,让那颗红宝石停留在玉珍的额头上方几公分处,然后用左手轻轻的搓揉着老师的耳朵,这是她以前学的,这样可以慢慢而且平静的叫醒一个人,因为耳朵受到的刺激会让人被唤醒,但同时这样的动作又会分泌一种脑内啡让心情平静,她一边搓揉着她的耳朵,一边缓慢而温柔的念着:
  「看着这个宝石,玉珍,看着这个宝石。」
  玉珍慢慢的醒了过来,她觉得自己做了个奇怪的梦:她催眠了学校里最漂亮的女孩雅萍,然后和她做爱,这个女孩显然没有任何的性经验,这让她得到了更棒的高潮,然后她睡了过去,但现在她竟然看着自己的宝石,听着一种好熟悉的声音,她觉得好像不应该这样,她想要清醒过来,但她随即发现自己已经完全的被宝石所吸引了。
  「就是这样,玉珍,看着这个宝石,」雅萍继续说着,「专心的凝视着这个宝石,这个宝石美丽而闪耀着,吸引了你所有的注意,你唯一能做的只有凝视着它,但是你发现凝视着宝石愈来愈困难,你的眼皮好重、好睏,你完全无法抗拒,你知道这个宝石,它可以催眠人们,而它现在正在催眠你,你知道你无法抗拒,你知道每个看着这个宝石的人都会被控制,你再也无法继续张开双眼了,闭上眼睛,让我的声音催眠你。」玉珍眨了几下眼,然后闭上了眼睛,她内心深处有一种想抗拒的念头,但是完全的被催眠所屈服了,她知道她的宝石的力量,而且她真的睏了,她感觉她的意识愈来愈模糊,当她听着她的声音……她的声音?她不应该……不应该会这样的……但很快这种想法也消失了。
  「你知道这个宝石可以用来催眠人们,玉珍,你知道拿着宝石的人可以控制你。」玉珍用过宝石去控制好多的女孩,所以……是的,她必须服从,雅萍想着她应该要让玉珍进入更深的催眠状态。
  「你觉得温暖而满足,听着我的声音,玉珍,当你听着我的声音,你会发现自己更深更深的被控制着,你感到自己正在一台电梯里,而电梯正在下降,电梯愈降,你就会感到自己陷的更深,每当电梯向下一层,你就会更放心的把自己交给我,我要你念出电梯的楼层,每往下一层,你就会更完全的服从我,三十……二十九……二十八……」「二十七……」被催眠的老师继续念着,「二十六……二十五……」她再也无法思考了,她的心灵已经完全被宝石和雅萍的声音所俘虏了,她仅存的一丝抗拒的念头,随着每个数字愈来愈微弱。
  「十九……十……八……十……十……」老师再没有办法数下去了,『应该可以了吧?』雅萍想着。
  「听着我的声音,你认得我的声音,你知道是谁在控制你,告诉我,谁在控制你,玉珍?」「你控制我。」老师说着,雅萍感到一阵颤抖,『怪不得她想催眠我,这个感觉太棒了!』雅萍在心中想着,她放下了宝石,情不自禁的用手按摩着自己的胸部,『不行!』她又想着,『我要专心!』「是的,玉珍,我控制你,告诉我,我是谁?」「雅萍。」雅萍又感到一种无法言喻的快感,她控制了她的老师!
  「没错,玉珍,雅萍控制着你,当你听到雅萍说『玉珍老师该上课了』,你就会回到催眠状态,平常你会完全清醒着,但是当你听到她说什么就会立刻回到催眠状态?」「玉珍老师该上课了。」老师说着。
  『天啊,』雅萍想着,『我快不行了!』她感到大腿中央分泌出了淫水,体内又好像快烧了起来,她好想马上就看到小莉!还有美琪……当然只是要让她改掉她的个性,但现在她得先处理好玉珍老师的事情。
  「当你在我身边的时候,你会发现我愈来愈吸引你,当我们不在这个房间的时候,你会尽量压抑住自己的情感,但是当我们一回到这个房间,你就一刻也忍不住了,你会想尽办法勾引我、和我做爱、表现你所有取悦女人的方法,然后你也会希望我对你这么做,」雅萍感到浑身因为兴奋的颤抖着,「你了解吗?」「了解。」老师的声音也为为发颤着。
  「最后,玉珍,你将会完全忘记被催眠的记忆,你也不会记得你试着催眠我的事情,但是你会继续服从我刚才给你的命令,而且你会觉得那是完全正常的,事实上,你也不会记得我们曾做过爱,你会觉得这段时间是做了个和我一起的春梦,你喜欢这个梦,你会发现自己愈来愈渴望和我做爱,当你听到我说『我该走了』,你就会开始从一数到三十,每数一个数字你就会更清醒一点,当你数三十就会完全清醒过来,完全忘记被催眠的事情,但是会服从我之前给你的命令,你了解吗?」雅萍感到她全身都渴望着被触碰。
  「是的。」老师说着。
  「你会服从吗?」
  「是的。」又一次,雅萍感到兴奋的颤抖了起来,即使没有任何实体上的触碰,她也觉得自己又要高潮了,这种感受,比她之前的每一次都要强烈,『催眠真是太有趣了!』她想着。
  雅萍准备要叫醒老师,但是她又突然想到,如果玉珍醒来,对刚才的是一点记忆也没有,却看到她们都是裸体的会怎么想?最好还是先离开一下吧,她捡起了地上的衣服,虽然那件内裤已经湿淋淋的,但是她也不想换掉,那让她有一种兴奋的感觉,她穿好了衣服之后,对老师说出了唤醒她的命令,然后走出了门口,在外面默数着三十。
  玉珍醒了过来,她身上什么也没穿,觉得自己好像刚享受过一次激烈的高潮,发生了什么事情?现在还只是下午而已啊,她怎么会在这里睡觉?她好像想去催眠一个学生……她慢慢想起来了,雅萍刚才还在这里,她希望能催眠雅萍然后……她没做吗?大概是因为没有机会,所以她自己手淫的到高潮后就睡着了,她这么想着,虽然她一点记忆也没有,这时突然传来了敲门的声音。
  「嗯……」玉珍问着,「谁?」
  「我是雅萍。」玉珍的心理翻腾着很複杂的感觉,她没有穿衣服,应该要赶快把这个女孩打发走,但是她真的好想催眠她,也许她应该要利用这次的机会?而且她觉得雅萍愈来愈吸引她,这种感觉比之前要更加的强烈,她没有办法要她走。
  「请……等一下。」玉珍发现地上散落着她最『性感』的衣服,又感到吃了一惊,接着她想着,一定是因为刚才手淫的时候,幻想着自己正在催眠一个可爱的学生,所以才会换上这套衣服,她赶紧把地上的衣服塞到角落,随便套上一件晨袍,然后去开了门。
  雅萍一个人站在她的门口,穿着女排队的制服,带着很甜的笑容,这个模样让玉珍呆了好一会,她好想现在就抱紧她、吻她、将她的衣服剥光,她压抑着这种欲望,虽然这比她想像中还要困难,但如果这种事爆发了出去,她会被赶出学校的,她发觉雅萍用着有点奇怪的表情看着她。
  「你不进来吗,雅萍?」她问着。
  雅萍轻快的走了进来,然后好像绊了一下整个人扑倒在玉珍身上,她抱着她,手掌扶着她的臀部,而肩膀刚好顶着她的阴唇,然后雅萍捏了捏玉珍的屁股,玉珍感到一种无法言喻的兴奋,她想要这个女孩!
  「对不起,玉珍老师,」雅萍说着,站起了身来,「可以吻我,和我亲热吗?」玉珍讶异的说不出话来,她只能下意识的点了点头,然后雅萍抱住了她的脖子,两个女人的胸部紧紧的贴在一起,玉珍感到她的脸颊、她的唇,都感受到这个女孩柔软而温热的嘴唇,雅萍对她微笑着。
  「玉珍老师,我这样会奇怪、很肮髒吗?」
  玉珍一点也不觉得肮髒,「雅萍,」她说着,「我能帮你什么吗?」她尽量平静的说着,虽然她感到嘴唇十分的乾燥,下体也不可思议的闷热着,似乎在呼唤着谁赶快满足它。
  雅萍坐到了床上,交叉着双腿,她的短裤让她一双修长的双腿展露无遗,而透过被汗水浸湿的上衣,玉珍也能隐约的看到她的胸罩,天啊,她真的想要她!玉珍感到体内的欲望不断的攀升着,她一定要赶快让雅萍离开,不然她会把持不住自己的。
  雅萍噘起嘴,用一种小女孩般撒娇的口气开始说着。
  「我刚才一个人来这里经过走廊的时候,有一个人撞到了我,我没有看到是谁,好疼喔,真希望有人帮我看看。」这当然是她瞎掰的,她想要找一个理由让玉珍可以触碰她的身体,然后她看着玉珍露出一种很痛苦而犹豫不决的神情。
  「你应该到保健室去。」她说着,但是声音有些颤抖。
  「因为刚才在外面才被撞到的,」雅萍说着,「我本来就要来这里找你,谈谈我们之前在下午谈的事情,我想老师应该可以帮我处理一下……」雅萍放下了脚,站起来转过了身,「真的好痛喔。」她说着,指着她的右大腿,在臀部正下方的位置。
  「这……这里……?」玉珍问着,她已经彻底的倍欲望击溃了,虽然她心中的理智告诉她要马上把这个女孩赶走,但是她却这么说着,「也许我能帮你看看有没有怎么样?」她走了过去,用手摸着雅萍的屁股。
  雅萍微微弯下了腰,将屁股翘了起来,玉珍感到一股晕眩似的快感,她捏了下雅萍的屁股,感受她的短裤下那柔软而不可思议的触感,她也感到自己的下体已经完全的湿了。
  「喔,感觉真好,」雅萍说着,「还有别的地方好像也受伤了,」她继续着,「我的胸部这里。」她没有转过身,所以玉珍向她更靠近了一点,从背后抱住她的胸部,玉珍感受着雅萍丰满坚挺的胸部,而这时雅萍的屁股刚好顶着她的下体,雅萍有节奏的顶着屁股,一瞬间,玉珍感到她的欲望胜过了一切,什么也无法阻止她了,她从来不敢在学校里和没有被催眠的女孩做爱,但是她现在什么也顾不得了。
  「嗯……」雅萍说着,「这……这里……」她很难好好的说话了,「我这里也受伤了!」她终於呻吟的喊了出来,然后拉着玉珍的手到她跨下最私密的部位,玉珍也了解了她的意思。
  她将雅萍的身体转了过来,吻着她的唇,雅萍也回吻着她,然后两个人一起躺到了床上,很快的脱光了身上的衣服,玉珍开始对雅萍做着所有她自己想要感受的动作,她有一种强烈的欲望想要教导这个女孩,所有可以让一个女人渴望高潮的动作。
  这只是雅萍的第一次试验,她真的是个学习能力很强的女孩,她看着玉珍老师完全迷失了在自己的世界里,她带着微笑,尽全力的取悦着自己,『太棒了!』雅萍想着,『催眠真的成功了!』她舒服的享受着她的奴隶的手指与舌头,这个没多久前还认为自己是她的主人的女人!
  雅萍等不及的想要对其他的女孩试验……
  【完】